网上赌博
网上赌博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澳门线上赌博: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瘦身”,金融专家三进三出大换血

网上赌博 www.bwpi.com.cn 第一财经APP2018-06-20 20:21:00

简介:货币政策委员会小幅瘦身,减员1人;其中有7名委员维持与上届不变,6名新进委员;金融专家“三进三出”延续上届传统。

被称为中国货币政策制定“最强大脑”的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日前迎来三年一届的更迭。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调整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组成人员的通知,在宣布新任央行行长易纲接棒前行长周小川担任主席的同时,新一届货币政策委员会成员名单正式出炉。

新一届货币政策委员会成员数缩减至14人;除了易纲从委员到主席之外,有7名委员不变,6名新进委员;金融专家“三进三出”。

时值中国金融监管改革“最大变革”的一年,此次货币政策委员会“大换血”也备受瞩目。去年7月,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宣布设立,旨在加强金融监管协调、补齐监管短板。今年3月,银保监会合并,中国金融监管正式迈入“一委一行两会”时代。对此,新一届货币政策委员会在人员选择上也有所体现。

货币政策“最强大脑”瘦身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诞生于1997年7月,至今已服役超过20年,一直扮演着中国人民银行制定货币政策的“咨询议事机构”角色。

根据1997年4月颁布施行的《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条例》,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由下列单位的人员构成:中国人民银行行长、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二人、国家计划委员会副主任一人、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副主任一人、财政部副部长一人、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国有独资商业银行行长二人、金融专家一人?;醣艺呶被嶙槌傻ノ坏牡髡?,由国务院决定。当时共计11人。

此后,有关方面陆续对人员构成进行了调整,如金融专家由1名增添到3名、国家统计局局长亦成为委员会委员。

此次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换届,与2015年3月相比成员从15人减少到了14人。通过梳理对比两届名单后不难发现,银保监会合并是人员减少的直接原因。

同时,本届货币政策委员会延续了上届的整体架构,例如,其中7名委员维持与上届不变,6名为新进委员,包括财政部副部长刘伟、央行副行长陈雨露、央行行长助理刘国强、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刘伟、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骏。

委员会成员包含“一行两会”的6名监管部门官员,也有来自金融机构的一把手。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入选的建行董事长田国立,是以中国银行业协会会长的身份出现在委员会名单中。非金融部门官员则涵盖了国务院、发改委、财政部、统计局的相关部门领导,大体与上届相同。

金融专家“大换血”

金融专家“三进三出”则延续了历届货币委员会换届的一贯传统。

三年前,货币政策委员会经济金融专家委员钱颖一、陈雨露、宋国青的任期已满,经国务院批准,任命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樊纲、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清华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白重恩为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

此次,刘世锦、刘伟和马骏入替上述三人,作为金融专家出现在委员会名单中。

这一“三进三出”并非偶然。

货币政策委员会职责是在综合分析宏观经济形势的基础上,依据国家宏观调控目标,讨论货币政策的制定和调整、一定时期内的货币政策控制目标、货币政策工具的运用、有关货币政策的重要措施、货币政策与其他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等涉及货币政策等重大事项,并提出建议。

对于这个中国货币政策的“最强大脑”,外界一直试图窥探其内部运行机制。据一位接近上届货币政策委员会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金融专家在任期内会多次提供意见建议,供决策层参考。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货币政策委员会中的金融专家大多是来自中国高等院校、知名智库的著名经济学家,例如上一届的白重恩、黄益平与樊纲,分别来自清华、北大和中国社科院。观察人士指出,多年来货币政策委员会专家委员构成呈现清华、北大、中国社科院(或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各出其一的局面。

此次换届后,三名专家委员中,刘伟、马骏来自高等学府,刘世锦曾先后任职中国社科院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所以总体还是维持了高等学府与中国社科院的组合。

三名新进金融专家全解析

现年61岁的刘伟除了人大校长身份外,第一财经记者发现,他曾两次获“孙冶方经济学著作奖(1994年、1996年)”,是位不折不扣的经济学家。

刘伟的主要学术研究领域包括了政治经济学中的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制度经济学中的转轨经济理论、发展经济学中的产业结构演变理论,以及经济增长和企业产权等问题。

今年1月,刘伟在“货币金融圆桌会议十周年庆典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2018新年报告会”上指出,我国金融领域仍存在不少矛盾和问题。

2016年初,刘伟曾公开表示,货币政策,一是数量政策,二是价格政策。数量政策主要是信贷量,价格政策主要是利率。从信贷量来说,主要是准备金控制,中国法定准备金率在世界上是高的,仍有降准空间。就利率而言,当前中国利率还比较高,欧洲一些国家已经实现零利率了,所以也有降息空间。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判断是刘伟在2016年初做出的,并非针对当前经济环境下的货币政策建议。

马骏曾于2014年至2017年担任3年的央行首席经济学家,此次作为金融专家入选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有些重返央行的意味。

事实上,此前作为央行首席经济学家,他一直担负着解读央行货币政策,加强央行与市场沟通交流的桥梁职责。

例如,2015年8月11日汇率改革期间,人民币中间价连续两日均大幅贬值逾千点,对美元连续贬值接近4%。马骏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人民币汇率波动仍在可控范围之内,但更为重要的是,人民银行在必要的时候完全有能力通过直接干预外汇市场来稳定市场汇率,防止出现由于“羊群效应”导致汇率非理性大幅波动。除了经济基本面支持人民汇率长期基本稳定之外,人民银行管理的外汇储备是全球央行中最高的,达3.7万亿美元,其稳定短中期汇率走势的能力也远远超过许多新兴市场经济体。

马骏的分析在第一时间稳定了市场预期,事后人民币汇率企稳,与他的判断如出一辙。

任职央行期间,马骏同时致力于推动绿色金融发展,在他的牵头下,人民银行起草了七部委绿色金融指导意见,推动在G20框架下形成了全球发展绿色金融的共识。

马骏为人低调谦虚且学者范十足,离任央行首席经济学家后,在一次清华大学举办的经济论坛会后,马骏耐心解答记者问题,还亲自给记者一一回复邮件对会议内容进行探讨。

与马骏更加聚焦金融领域不同,63岁的刘世锦则涉及企业改革、经济制度变迁、宏观经济政策、产业发展与政策等多个研究领域。

2005年至2015年的十年间,刘世锦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今年3月,他当选为十三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当前债券市场风险不断显现,早在今年“两会”上,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刘世锦便明确提出,防风险要立足长效机制。他指出,当前,地方债务面对的有短期问题,需要救火补窟窿,更重要的是长期问题,在治标的同时还要治本,按照党的十九大提出的高质量发展要求,加快这一领域的长效制度建设。

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一段时间,刘世锦多次对中国经济增速做出预判,今年“两会”期间,他在政协经济组驻地对记者表示,今年经济形势预计总体平稳,不会再出现高速增长,今后几年中国经济增速保持在6.3%,就能实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

责编:林洁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
  • 国税地税合并 将给纳税人带来哪些利好 2018-08-29
  • 297| 506| 621| 764| 104| 306| 711| 448| 908| 510|